江夜林初雪免费小说阅读完整版

追更人数:195人

小说介绍:江夜这一生,不修功德,不惧后果,只轰轰烈烈,快意恩仇,败尽八方豪杰,傲笑五湖四海!


江夜林初雪免费小说阅读完整版开始阅读>>


10015.jpg

    经验主任怒喝道:“你给我站住!校园可不是你蛮干的当地!你若是竟敢糊弄,你妹妹也会遭到你的拖累!”

    江夜转過头来:“哦?怎样拖累?”

    经验主任给他阴沉的目光吓了一跳,随即一挺 道:“奉告你,校园天然有校园的规则,你轻率動手,不光你会被抓起来送交 方,你妹妹也会遭到严峻的处分!”

    “我好意帮你,你别不知好歹!”

    江夜眯了眯眼:“你忧虑對方家庭布景,不敢公正处理,我不怪你。可你若敢帮着對方,让我妹妹受 屈,我会让你嘗嘗懊悔的滋味!”

    说完拉着江雨大步脱离。

    江夜知道妹妹地址的班级是21班,當下直接拉着江雨来到21班地址。

    临要进门,江雨用力把他拉住,说道:“算了吧,哥。经验主任都说了,张丽家里……横竖她们也没把我怎样样。大不了我换个班级,往后跟她们再没有交集就没事了。”

    显是忧虑江夜为了她惹上费事。

    江夜一笑,捉住江雨的膀子,直视着她的眼睛:“小雨,你记住了,你是我的妹妹,天底下没有任何人,可以让你受了 屈而不支付价值。”

    “就算是要换班级,也是她们应该换班级,不是你,知道了吗?走,天塌下来,有哥给你顶着!”

    教室的门尽管开着,江夜仍是礼貌地敲了敲门。

    一名戴着老花镜的教师正在上课,他转過头来,推了推眼镜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   江夜道:“抱愧,打扰教师上课了。”

    冲教室里边道:“我找张丽,还有别的两个,打了我妹妹的,出来。”

    教室里嗡嗡谈论了起来,江夜看到终究一排有个男生在推邻座一个女生。

    那女生從趴着状况坐起,满脸模糊。

    跟那男生交流了几句,看了眼教室门口的江夜,然后将身邊的两个女生也都叫起。

    三人目光不善的盯着江夜,毫不惧怕地出了教室。

    三人中最高的那女生显着便是张丽,她出了教室,便一脸桀骜地打量着江夜。

    “你是江雨的哥啊,怎样了?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   邊上两个女生均是双手环 ,满脸戏谑。

    其间一人还指了江雨一下,很有些 告的意味。

    “你们打了我妹妹,是吧?”江夜问道。

    “是又怎样样?你要给她报仇?呵呵!”张丽毫不在意。

    “是先把她拖到女厕所打了,然后逼她吃屎,是不是?”江夜又问。

    “是怎样了?你问你妈逼呢,别认为你他妈是个男人老娘就……”

    张丽还未骂完,教室全部师生都听到“啪”一声脆响。

    全场愣住。

    世人还未来得及缓過神来,江夜已一把捉住张丽的头髮,把她往女厕所拖去。

正文卷 第439章 跟我来!

      张丽“啊”的痛叫出来,双手去抓江夜的手。

    她两个伙伴也叫骂着,耀武扬威往江夜身上打。

    江夜瞬间打出正反两巴掌,两人登时眼冒金星,身体往后倒去。

    江夜再一伸手,一同捉住二人的头髮,两手拖着三个人,直进了女厕所。

    经验主任和江夜爸爸妈妈这时赶到,见状均是大吃一惊。

    经验主任喝道:“停手!快点给我停手!”

    追上去拉扯江夜。

    江夜回头,瞋目一瞪:“想一同挨揍?”

    经验主任吓得急速松手撤离,拿出电话:“快点帶保安過来!全都過来!快!”

    江雨是怎样被欺压的,江夜已问得清清楚楚,此刻也不需求再多问。

    将张丽三人拖进厕所,便即逐个 打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   江雨在一旁看着,已然傻了。

    目睹张丽三人惨声求饶,生怕哥哥为自己闹出人命来,忙上前把江夜拉住:“哥,可以了!”

    江夜这才停手,往地上吐了口唾沫:“你们三个给我记住了,往后竟敢再欺压我妹妹,哪怕是走在路上多看了她一眼,被我知道,就不会这么简单放過了!”

    出得厕所,但见外面现已围满了看热烈的师生。

    世人见江夜出来了,都情不自禁的退后了几步。

    真实是方才张丽三人的惨叫太過凄厉,听得世人胆颤心惊,全部人都對江夜心生惧怕。

    一同,也有不少人眼中充溢了敬仰。

    张丽三人素日里没少欺人作恶,但因她黨羽许多,人人敢怒不敢言。

    这回江夜将她三人毒打,真实出了许多人心头一口恶气。

    忽听一阵短促的脚步声传来,伴跟着一声声“让开!”、“快让一让。”,保安隊的人来了。

    经验主任一指江夜:“此人在校园行凶,快点将他捉住!移交法律机关惩罚!”

    保安隊長當即一声令下,众保安蜂拥而至。

    就在这时,厕所里边传来一个动静:“别動他!”

    数秒后,张丽披头散髮,浑身难堪的出来了。

    她盯着江夜,眼中是无邊的怨 :“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私事,不必你们管!”

    经验主任道:“那怎样行呢?他在校园……”

    张丽截口道:“他没打我们,是我们自己跌倒的!”

    身旁两个女生赞同道:“张丽说得對。”

    我们一看张丽这意思,是要自己找江夜报仇,忍不住都为江夜忧虑起来。

    我们都知道,张丽在社会上但是有联络的,當初有个男生被她打脸还了手,让她吃了亏。當天放学,那个男生就被一群社会人打得住院三个月。

    张丽道:“今日放学,我等你!”

    说完推开身前的人,踉踉跄跄地走了。

    當晚,晚自习放学之前,江夜就等在了陵南一中门口。

    他的身邊,还跟着一个人,正是陵南的地下龙头周天豪。

    跟着下课铃响起,校门口很快热烈起来,鳞次栉比的学生如激流一般從中涌出。

    江夜一眼便在人群中看到妹妹江雨,张丽三人就跟在她的死后。

    江雨看到了江夜,知道今晚张丽必定要對江夜翻开凶横的报复,她有意不认江夜,却被张丽识破。

    只因江夜和周天豪就站在马路對面的車旁,非常显眼。

    三人推着江雨,来到了江夜这邊。

    张丽道:“你还真来了,挺有种的啊!”

    自己堂堂一个大将座,居然被一个小女生指着鼻子说,江夜是哭笑不得。

    说道:“说吧,你要怎样处理?”

    张丽道:“跟我来!”

正文卷 第440章 呆若木鸡

      陵南一中的校门口邻近,有一座大桥,叫做清水桥。

    桥下是深而宽的防洪大坝,这大坝里水流很少,两邊有非常宽广的空旷地帶,因此这当地常常被小情侣用来幽会,以及许多人处理恩怨。

    江雨知道张丽肯定会叫人對付自己哥哥,但没想到,她居然叫来了这么多人。

    跟着江夜一同下去,她看到桥下河邊站着鳞次栉比一大片人,粗一数也至少有上百人。

    江雨一颗心不由砰砰直跳了起来,哥哥只帶来一个人,这可怎样是好啊?

    大坝的邊缘,一大群陵南一中的学生悄悄的守在这儿。

    他们都是得知了今日的事,特意過来看热烈的。

    见张丽这么神通廣大,马马虎虎叫来一百多个人,世人都是惊奇不已。

    原本还指望江夜能再经验张丽一顿,好叫她往后厚道做人,不敢再盛气凌人。

    见此情状,全部人都知道,那是不或许的。

    “哎,江雨她哥哥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?那么多人,还跟着下去做什么?”

    江夜已来到了这群社会混混的跟前。

    张丽站在對面,指着江夜的鼻子:“你他妈不是很牛逼么?现在再牛逼一个给我看看啊!草泥马的從来没人敢那么打老娘!”

    死后的小混混也都叫嚣起来。

    “就他妈你打了张丽啊?你他妈打女性却是挺本领哦!”

    “别跟他废话了,直接干他妈的吧!”

    张丽冷冷一笑:“不着急。”

    看了眼江雨,目光又落到江夜身上:“你對这个小贱人还挺疼愛的是吧?老娘今日就把她扒光,當着你的面,把她的毛一根根拔掉!”

    众混混都哈哈大笑起来:“好!这主见好!这样才够解气啊!”

    江雨听到这话,吓得小脸惨白,身体瑟瑟髮抖。

    江夜脸 已彻底沉了下来:“你这是在作死。”

    张丽楞了一下,哈哈大笑:“老娘还作死?你他妈的两个人,也有胆子跟老娘说这话,谁给你的勇气啊?”

    动静猛然进步:“上!把这个狗比先打个半死,老娘再脱了裤子往他脸上拉大便,让他全吃下去!”

    众混混立刻叫嚣着往上涌。

    周天豪上前一步,冷冷道:“我看看谁敢動一下?”

    有人叫嚣:“你他妈装什么逼?老子……”

    话音未落,周天豪一伸手,從后腰摸出一个黑漆漆的東西,顶在他脑门。

    世人定睛一看,见那赫然是一把 ,吓得纷繁撤离。

    “卧槽!这他妈是 吗?”

    “假的!老子就不信他真的有 !”

    却听那被周天豪指着的人颤声道:“别!都别動!这 是真的!”

    他仅仅一个靠勒索学生,小偷小摸過日子的小混混,哪里被人用 指着头過?

    目睹周天豪神 冷冽,显着是手上沾了许多鲜血的狠角 ,登时就软了刺。

    说道:“大,大哥别激動,有话好好说。不知道大哥是混哪里的?说不定跟我老迈了解呢?搞欠好我们是自家人啊。”

    周天豪嘿的一笑:“凭你个只会欺压学生的窝囊废,也配跟我拉联络?”

    说话间,把 收了起来,朗声道:“都给我听好了,自己周天豪。今日谁真有胆量,就動一動给我看看!”

    动静所到之处,一片错愕。

    周天豪的人,以这些小混混的层次,触摸不到。

    但是这个姓名,人人都是如雷贯耳。

    试想你若是做电商的,能不知道马云么?

    忍不住,世人窃窃私语,心生害怕。

    张丽看在眼里,又急又气,叫道:“你们怕些什么?一个姓名就把你们吓住了?周天豪有什么了不起的,一帮孬种!”

    一名混混冲了上去,一脚踢在张丽肚子上,再补上一巴掌:“你他妈闭嘴!豪哥也是你能轻侮的!?你想死可也别帶上我们!”

    来到周天豪面前,深深一鞠躬:“豪哥,對不起,我们不知道……不知道……请豪哥宽恕!”

    上百人齐齐一鞠躬:“请豪哥宽恕!”

    江雨呆若木鸡。

    张丽三人张口结舌。

    大坝上偷看热烈的世人已是呆若木鸡。

正文卷 第441章 身世

      这些涉世未深的学生哪里知道,周天豪这个姓名,對于这些社会混混来说意味着什么?

    面對这等在陵南地下国际只手遮天的地头龙,哪怕这些混混人再多一些,也无人敢動。

    畢竟这可不像是在一些实力冗杂的当地,那种当地的确有髮生過江湖大哥,被不闻名的小喽啰弄死的作业。

    乃至于小喽啰之后再转投死去的大哥的敌對阵营,还可以得到對方的重用。

    但是陵南不相同,陵南的地下国际现已全部被收拢了,全部的對手已全部被周天豪根除。

    这等说一不贰的大哥,谁敢吃了熊心豹子胆去動他?

    张丽三人现已开端瑟瑟髮抖了。

    这时,周天豪的目光遽然射了過来。

    张丽身体登时紧绷,下意识的想拔腿逃跑,双腿却是底子不听使唤。

    周天豪一指她:“帶過来!”

    一帮混混立刻将张丽三人推到周天豪面前。

    众说纷纭地道:“豪哥,这三个小居然敢开罪您的朋友,您说怎样处置?兄弟们包您满足,就當是将功补过了。”

    周天豪痛斥道:“你们嘴巴都给我放洁净些!”

    向江夜悄悄躬身,必恭必敬地道:“夜哥,您说该怎样处置?”

    江夜淡淡道:“你看着办吧,我先跟我妹妹回家了。”

    走了几步,又回過头来,道:“这儿是校园,别闹太大。”

    周天豪登时意会。

    直至此刻,张丽总算缓過神来,匆忙冲向江夜,大声嚎道:“對不起!對不起!江雨,我们错了,我们不应欺压你,让你哥放過我们一次吧!”

    令两个女生赶忙也哀声求道:“我们真的知道错了,我们再也不敢了,江雨,你就饶了我们一次吧!”

    江雨悄悄動容,说道:“哥……”

    江夜打斷道:“小雨,刚刚她们说要怎样對付你,你还记住吧?你要记住,仁慈是用来對亲人朋友的,不是敌人。”

    搂住她的膀子:“走,我们回家,哥还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    回到家中,一同吃過了晚饭,江夜把江雨帶到自己房间,從床头柜的小盒子里,取出一颗药丸。

    他将那药丸递给江雨:“这颗药,可以帮你康复舌头上的伤,你将它含在嘴里,这就去睡吧。不要喝水,也不要吐了,明日早上,你的舌头就好了。”

    江雨将信将疑:“什么药这么奇特啊?”

    江夜笑道:“总是哥不会害你的。”

    又将那盒子也放到江雨手中:“剩余的三颗药,是协助你康复身体的,你记住一个星期吃一颗。千万要记住,距离最少也要一个星期,不然的话,你的身领会承受不住的。”

    将妹妹送到房间歇息了,江夜便回到厅,陪爸妈说话。

    他但是失联了不短一段时刻,爸爸妈妈對他都很是忧虑。

    江夜對二老心中有愧,诲人不倦的将脱离陵南之后,在汉江阅历的种种,逐个對爸爸妈妈道来。

    當然,许多不方便對爸爸妈妈说的的内容,天然隐去。

    这一说,便直说道清晨過了。

    江父道:“好了,现已很晚了,小夜才刚回来,让他好好歇息歇息,你有什么话,往后再逐渐问不迟。”

    江母点答应,问道:“小夜啊,你这次回来,总要在家住些时分吧?”

    江夜轻叹口气,道:“我也想多在家住些时分,但是现在状况不答应。妈,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问你,我是否不是你们亲生的?你们认不知道一个叫做苏琴的女性?”

    他这一问,江父江母相顾失 。

    江父道:“这,小夜,这件事,你……你怎样会知道苏琴?”

    江夜道:“有人要 我,對方与静海苏家有联络。爸妈,不论我的身世后边有什么隐情,你们都必需求奉告我,这联络到我和你们媳妇孙女的生命安全。”

正文卷 第442章 内助

      “这……”

    江父面露尴尬之 :“小夜,这件事,不是我和你妈有意瞒着你,真实是……”

    江夜问道:“是什么?”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