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恋战南夜小说免费阅读

追更人数:117人

小说介绍:司恋闪婚了一个普通男人,婚后两人互不相干地生活。 一年后,公司相遇,司恋打量着自家总裁,感觉有点眼熟,又记不得在哪见过…


司恋战南夜小说免费阅读开始阅读>>


10286.jpg


    不过,她没必要跟王医生交代那么清楚。


    当务之急,是能用自己占运师的身份,震慑住王医生。


    并从他嘴里套出自己想要的信息。


    果然,不出司恋的所料


    王医生乍听见司恋的话有些懵。


    可他随即就记起之前曾听说过,少夫人是占运师家族出身。


    对于这样的神通,王医生看向司恋的目光,终于带上了些许敬畏。


    他颤声问:“那少夫人占卜的到,是谁要杀我?”


    司恋看着他,语气带着轻嘲:“我是占运师,只能占卜运势。至于凶手……除非他在你面前,否则我也无能为力。”


    王医生眼神一黯。


    然而,下一秒……


    司恋轻描淡写的声音,再次传进他耳中。


    “我们抓到了要杀你的雇佣兵,至于幕后的指使人是谁,就需要你好好想想……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,有没有办什么不该办的事了。你知道的,对方能派一次雇佣兵,就有可能派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直到你死为止。”


    王医生吓得腿一软。


    他慌忙说:“少夫人,没有,我真的没有啊。”


    司恋沉默地看着他,目光冰冷又犀利。


    直把王医生看得心虚地低下了头。


    良久,司恋淡淡地说:“本来我打算把你安置个安全的地方,等薄渊醒过来,再让你回去。既然你不想告诉我实话,那我就让人把你送回家,你以后……就自求多福好了。”


    说完,司恋站起身,转身就要往楼上走。


    王医生见状,心里一急,慌忙说道:“少夫人,我说出来,您能保护我的安全吗?”


    司恋顿住脚,侧头看向他。


    “我的人能把你从那些人手下救出来,就能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
    医生权衡利弊,咬了咬牙:“好,我说。”


    司恋转身,环胸睨着着他。


    王医生紧张地搓了搓手心:“季少昏倒以后,我们给他做了全身检查,没有查出问题。于是……保险起见,就进行了基因方面的检测。”


    司恋眸色一深。


    王医生看着她,继续道:“我们查出季少的基因里,有一些奇怪的成分,从来没见过……事情紧急,我想到季老太太的医学研究中心,是专门研究这方面的,所以……就给负责研究中心的蒋医生打了电话,蒋医生让我不要管太多,只按照常规的护理方案,护理好少爷就行……


    后来,办理出院时,蒋医生又让我为季少抽了几管血,拿去了医学中心做检验,别的……我就再没碰上什么特别的事了。”


    基因、医学研究中心……


    司恋瞳孔紧缩。


    她猛地想起,之前季夫人临走时说的话


    “老太太那个医学研究中心,可不是什么好地方,那里面养着的医生,都不是用来给人看病的,而是做研究的!”


    直到现在,司恋才隐隐约约明白,季老太太在医院临走时,撂下的话,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
    季薄渊的昏迷,一定不仅仅是神经刺激这么简单!


===第677章 备受煎熬的日子===


医生见司恋长时间没开口。


    他忐忑地补充道:“少夫人,这次昏迷,我猜测少爷除了神经方面受到刺激,很有可能和基因里的东西有关……少爷每次的体检档案,都是特别封存起来的,还曾经交代过,除非他本人授意,不能交给任何人。这次少爷意外昏迷,我们这边束手无策,老夫人那边一直在施压,想拿到少爷历年的体检报告,我都没有给……”


    司恋的心更沉。


    坐拥医学研究中心的季老太太,想得到季薄渊的体检报告。


    而季薄渊,却刻意隐瞒着报告。


    可见他在这方面,有预料到可能会出现今天的状况,并不希望老太太插手。


    司恋轻声问:“你觉得……对你下手的人,是老夫人?”


    医生满头都是汗,支支吾吾半天,也没敢回答。


    “那你觉得,薄渊还能醒过来吗?”司恋又问。


    医生迟疑地回答:“我把少爷的血液样本送去医学研究中心时,旁敲侧击问过蒋医生,听她的意思……好像有办法。”


    司恋深深看他一眼,朝财叔吩咐道:“保护好他,等薄渊醒过来,交给薄渊处理。”


    医生闻言,总算松了口气:“谢谢少夫人。”


    司恋朝他颔首,转身上了楼。


    关上卧室的房门的一刹那。


    司恋想到死去的张天硕、差点死掉的王医生。


    以及之前在季老太太身上发现的种种古怪。


    她的后背浸出一身冷汗。


    司恋走到床前,看着季薄渊依然沉睡的面容。


    感觉自己从来没有什么时候,像现在这样不知所措过。


    这种不知所措,并不是对于季老太太的恐惧。


    而是她分辨不出


    老太太对季薄渊这个亲孙子,究竟是善意和恶意。


    毕竟,作为亲奶奶,如果真有办法唤醒季薄渊。


    哪怕她想跟自己这个孙媳赌气,也不可能会任由季薄渊这样躺在床上。


    司恋此刻,也完全不知道


    她现在把季薄渊单独留在浅水湾,会不会耽误他的治疗。


    对他来说,究竟是福还是祸。


    直到此刻,司恋才发现


    即便结婚这么久,和季薄渊相处了这么久。


    她对于季家,还是知道的太少。


    这种时候,越是知道的少,越是不能轻举妄动。


    更不能铤而走险。


    司恋揪着一颗心,在季薄渊的身边躺下。


    她埋首在他臂弯里,呼吸着他身上独有的清冽气息。


    无助地喃喃道:“薄渊……你们季家,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,我现在……究竟该怎么办……”


    一连几天,浅水湾别墅里,都是安安静静的。


    司恋除了暗中跟裴时风联系,把对季老太太的猜测如实告诉他。


    便始终守在季薄渊的床前。


    每天给他做基本护理,为他擦拭身体,隔两个小时为他翻身。


    边帮他做肌肉按摩,边和他说话。


    然而……


    季薄渊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慢慢消瘦下去。


    这对于司恋来说,比猜到季老太太是幕后指使人却不能轻举妄动,还令她煎熬。


    就在这样的煎熬里,浅水湾的大门,终于来了一个


    让人意想不到的不速之客。


===第678章 基因的物质到底是什么===


“妈,您怎么……来了?”


    司恋听见楼下的喧哗,直接走出房门往楼下看。


    就见季夫人拎着手提包,气势汹汹地“噔、噔、噔”上楼来。


    她阴沉着脸,无视司恋,直接走进了卧室。


    一见到季薄渊的模样,季夫人一怔,手提包瞬间跌落在地上。


    她攥紧手心,一步一步走到床前,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。


    “薄渊,妈妈回来了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。”


    季夫人哽咽着伸出手,抓起儿子的手。


    大滴大滴的泪水,簌簌地落在季薄渊毫无反应的手背上。


    司恋站在门边,看着这一幕。


    压抑了许多天的泪水,再也忍不住,从眼角滑落下来。


    她很想安慰季夫人,说“薄渊一定会醒过来的。”


    可她张了张嘴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。


    因为……


    连司恋自己都不知道,她把季薄渊留在浅水湾,到底是对还是错。


    他……到底会不会自己醒过来。


    “薄渊,是妈不好,妈没照顾好你……”


    “你睁开眼看看妈妈,你这样,妈妈多伤心,你知道吗?”


    “薄渊……”


    季夫人抓着儿子的手,说了好多话,流了好多泪。


    而季薄渊,依然安静无声地躺在床上,没有任何醒来的征兆。


    司恋站在旁边,听着季夫人声声深切的呼唤。


    她眼泪越流越多,脑子却越来越清明。


    哭不能解决问题。


    现在,唯一知道一切,站在她身后,还最有可能告诉她的人。


    就是眼前的季夫人了!


    司恋看着眼泪流干、失魂落魄的季夫人,哽咽地问:“妈,您能不能告诉我,薄渊基因里的东西,到底是什么?”


    季夫人听见她的声音,似受到极大的刺激。


    她猛地站起身,大步走到司恋面前。


    季夫人用尽全力,狠狠瞪着她,指着她的鼻子质问:“司恋,到这份上,你好意思在我面前说话吗?我当初是怎么跟你说的,不能让薄渊去查爆炸案,一点都不能,结果呢?你把他带去了现场!你!”


    季夫人抬起手,撑开手掌,气急想甩司恋一巴掌。


    可一想到,她是儿子喜欢的人。


    又攥紧了手心,狠狠垂了下去。


    “司恋,你真是个扫把星。”季夫人咬牙说道。


    这一巴掌,没落下来,比落下来更让司恋觉得揪心。


    司恋语无伦次地哀求道:“妈,您骂我什么都行,只要您能告诉我薄渊基因里的东西,到底是什么……医生说他很可能是神经受到刺激以后,混合了基因里的东西,才导致的陷入昏迷。如果您能告诉我,我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……”


    季夫人眉头深蹙:“医生真这么说?”


    司恋赶忙点头:“这是薄渊主治医生猜测的……就因为这件事,他差点被人杀死,您能不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
    季夫人心烦意乱地闭了闭眼,来来回回在屋里走了很久


    她看看司恋,又看看躺在床上的季薄渊。


    犹豫了很久,才下定决心说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

    说完,她转身拉开房门,走出了房间。


    司恋心里升起疑惑,吩咐人守在房间门口,提步跟在了季夫人的身后。


    季夫人带着司恋,直接上了三楼的房。


    她在房找了一圈,摸索半天,终于在办公桌的一侧,找到了一个按钮。


    季夫人按下按钮,东侧的墙壁缓缓向两边展开,露出了九宫格的监视墙……


===第679章 季家讳莫如深的事===


司恋愕然看着监视墙……


    里面正在不间断播放着一个房间里,各个角度的画面。


    那是一间非常空旷的海岛洋房。


   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,对准了蓝色的海岸。


    房间里,只有寥寥几件家具。


    触目所及,所有能称之为家具的东西,边角都用柔软的材质包裹着。


    房屋正中,一个男人正席地而坐。


    男人的头发修剪的很短,他身形清瘦,穿着一身极简的纯黑色短袖和长裤。


    因为监控角度的问题,司恋看不清他的长相,也推测不出他的年龄。


    此刻,男人正盘腿坐在房屋的正中。


    犹如老僧入定般,有种禅意的气质。


    司恋完全可以肯定,她是第一次见这个人。


    可却不知道为什么


    她总感觉,有种莫名的熟悉。


    “这是……”司恋疑惑地看着季夫人。


    季夫人眼眸中闪烁着泪光。


    “这是薄渊的爸爸,你的公公季锦炎。”她嗓音沙哑地说。


    !!!


    司恋不可置信地回头,看向监控里的男人


    是了。


    难怪她看着那么眼熟。


    这么一看,监控里男人的轮廓,还真的跟季薄渊有几分相象。


    “他……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……而薄渊的房里,还能随时监控他的情况?”司恋怔然问道。


    之前,她曾经隐隐猜测过


    季薄渊的爸爸,从来没出现过,可能会有问题。


    可她没想到,会是这样的情况!


    从监控里,不管怎么看,对方都是个正常人的模样。


    可这间房,和那些密密麻麻的监控设备,却像个装修豪华的监狱!


    季夫人叹了口气,幽幽地说:“我嫁给锦炎的时候,他就已经开始间歇的……神志不太清楚。薄渊五岁那年……他病发的频率越来越长,有时候还会彻底丧失神智……”


    !!!


    “这是……什么病?”司恋怔怔地问。


    季夫人的眼中,闪过一丝惧意。


    “锦炎得了一种特殊的狂躁症,犯起病来,六亲不认。所以……薄渊很小的时候,老太太亲自来带,而我,则守在这座岛上。每隔一段时间,可以去欧洲散散心。”


    司恋这才明白,季老太太、季夫人和季薄渊一直讳莫如深的事情是什么!


    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季爸爸从来没有出面过,偌大的季家家业,全掌控在季老太太的手里!


    可是……


    司恋蹙眉看着监控器。


    她怎么也看不出来,监控里的男人,像是有狂躁症的样子。


    “既然是狂躁症,为什么他会这么……平静?”她疑惑地问。


    季夫人拿手帕蘸了蘸眼角。


    “原本锦炎这些年,情况越来越差,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,你现在看见的,是老太太的研究中心,最新研究出来的抗体,用了以后,确实比之前清醒的时间长了一点。现在的状态就是他清醒的时候。”


    随着季夫人话音刚落,监控里的季锦炎突然捂着头、弓着身子躺在地上!


    就在司恋诧异时


    季锦炎在地上痛苦地翻滚几圈,猛地站起了身!


===第680章 从爷爷开始的病===


季锦炎像个焦躁的雄狮般,双拳紧攥,目光所及之处,全是凶狠的恨意。


    司恋隔着监视屏,都能感受到他周身散发的,那股如火山喷发般的狂躁难耐。


    突然,监控里的季锦炎如有所感地抬起头。


    他目光凶狠地往监控摄像头看过来。


    季锦炎的眼睛和季薄渊不同,倒和季老太太有几分神似。


    他阴鸷的目光透过摄像头,直看进司恋的眼底!


    司恋惊了一跳,不自觉倒退一步。


    而对方似看见了她的反应一样,呲牙露出一抹狰狞的笑。


    “啪”的一下。


    监控瞬间全黑。


    司恋警觉地转头。


    发现季夫人早已跑到了办公桌侧边,惊魂未定地收回了手……


    “锦、锦炎犯病了,你还是别看了。”见她看来,季夫人讪讪地说。


    司恋心里打了个突。


    她直接问道:“狂躁症就是季家基因里带的病吗?”


    季夫人点点头。


    可是随即,她又摇了摇头。


    “是……也不是,这个狂躁症,季家祖上是没有的。好像是从薄渊的爷爷开始的……薄渊爷爷很早以前就去世了,是……是自杀。我也是前些年无意间才知道这件事……”


    说到这,季夫人似想到什么,脸色一变。


    “我想起来了,我知道这事以后,还专门去问过老太太,老太太明明白白告诉我,薄渊身上是没有的。”


    说到这,她气急地说:“哼!现在我总算知道,那老妖婆为什么在薄渊成年以后,不停给他塞女人!她肯定早就知道,狂躁症是会遗传的,所以想趁薄渊没犯病以前,给他们季家留种!”


    留种……


    司恋听见这个词,眉头深蹙。


    她无端想起当初


    季老太太匆忙给她和季薄渊办结婚证的事。


    当时老太太口口声声说是为了“报恩”。


    现在想想,恐怕是动机不纯。


    然而,她现在没空细想这么多。


    “妈,您从岛上回来,是您自己的主意,还是老太太授意的?”司恋赶忙问道。


    现在她既然知道了,季薄渊有可能的病因。


    就要斟酌一下,接下来要怎么办。


    季夫人冷冷一笑:“当然是薄渊派给我的保镖告诉我这事,所以我才回来的。老太太估计巴不得我留在岛上,再把你撵走,她好对薄渊动手动脚吧!”


    动手动脚……


    “您是说,老太太会趁薄渊昏迷不醒,对薄渊不利吗?”


    司恋迟疑地说:“可薄渊的主治医生说薄渊这次昏迷,很可能和基因里的物质有关。老太太手下的蒋医生隐约透出来,他们有办法唤醒薄渊……”


    季夫人眉头一蹙。


    “这话我可不信,老太太这些年,连管血都没能从薄渊身上抽走,她完全不了解薄渊的身体状况,我估计她也是半唬半骗。哼!当初薄渊爸爸初犯病的时候,也昏迷了有半个月,现在还没到时间呢,万一到时候薄渊自己醒了呢!急什么!”


    季夫人说完,深深看着司恋。


    “蒋医生今天要去岛上,你看护好薄渊,我回岛上去,探探她的口风,有什么情况,我们随时联系,在半个月时间没到以前,你绝不能让老太太的人碰到薄渊一下,听见没有!”


    司恋听了季夫人的话,心里微微放松了些。


   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
===第681章 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===


季家,老宅。


    季老太太正在温室里剪花。


    张特助匆匆走到她身边,低声禀报道:“老夫人,岛上传来消息说,夫人昨晚连夜乘飞机,今天早上抵达国内机场,直奔浅水湾别墅……后来……好像跟少夫人吵架,又气呼呼回岛上去了。”


    老太太的花剪未停,随口问道:“雇佣兵的下落,找到了吗?查到是谁出的手么?”


    “没找到失踪的雇佣兵,不过……在监控里看见了中东那批人。”张特助回答道。


    他顿了顿,又说:“咱们的人查出来,少爷在假山迷宫晕倒那天……慕泽曾经在现场出没过……”


    老太太的花剪微顿。


    “是裴家人?”她淡淡地问。


    张特助保守地回答:“咱们已经顺着这个方向查了。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。”


    “云柔柔那边的进展怎么样了?”老太太侧眸又问。


    张特助肃容说:“云柔柔和霍明煦的离婚手续已经办妥了,他们两个当初领结婚证很低调,知道的人不多,所以离婚办的也很干脆利落。”


    “小蒋那边呢?”


    “蒋医生分析少爷的血液样本,里面虽然有狂躁基因,但是和老爷相比……少了很多。蒋医生已经把云柔柔的血清,和少爷的相匹配,确实能产生抗体。所以……想让少爷早点醒过来,用云柔柔的血清就能实现。”


    季老太太眉色不动。


    她沉吟几秒,意味深长地说:“云柔柔贡献血清,如果能救醒薄渊,就是我们季家的大恩人,也是……翠琴的恩人。这件事,得让云柔柔和翠琴,都知道才行。你,听懂了么?”


    张特助面上一凛,赶忙回答:“懂的,老夫人请放心。”


    说完,他不敢耽误,赶忙转身退了下去。


    季老太太垂眸,看着那株长得极好的山茶花,执起剪刀,顺着它的花枝,毫不留情地剪了下去。


    浅水湾别墅。


    季夫人走了以后,司恋原本忐忑的心,暂时落回了肚里。


    至少在这半个月里,她不用再去考虑季老太太的阴谋,可以心无旁骛地照顾季薄渊。


    每天,除了护理以外,司恋做得最多的事情,就是和季薄渊说话。


    这天晚上,窗外呼呼刮着寒风。


    司恋钻进被窝里,一如既往地依偎在季薄渊的身侧,有一搭没一搭和他说着话。


    “薄渊,现在莫临每天都来,公司需要你亲自批的文件,都已经摞成小山了,你再不醒过来,公司会倒闭的。”


    “这两天,天太冷了,天气预报说要下雪,莫临说你喜欢下雪。我……也喜欢,你醒过来,我们一起看雪好吗?”


    “薄渊,妈打电话来说,爸爸的身体用了新药以后,情况一天比一天好了。”


    “以前,你每天一下班就呆在房,一定会用监视器看爸爸吧,现在,只要你醒过来,就能看见他的好状态了呢。”


    说到这,她像猫一样,往季薄渊的怀里钻了钻。


    在贴上他微凉体温的刹那


    司恋微闭的眼眸,有泪水在眼角滑落。


    “卧室的玻璃太大了,你每天这么睡着,我总会觉得冷,你醒过来,好不好?”


    “以前,我从来没觉得,自己有多喜欢你,现在……我发现……我还是……不喜欢你。”


    “季薄渊,你不醒来,我一辈子也不可能喜欢你,你不给自己机会让我看到你的改变……我就真的不会喜欢你……”


    她说着说着,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
    完全没有注意到,躺在身侧的男人,微曲的手指,极轻、极轻地……动了动。


===第682章 你以为人模狗样就是人了===


第二天一早,司恋还在沉睡中。


    “砰、砰、砰”


    重重的拍门声把她吵醒。


    司恋睁开惺忪的睡眼,望向不断拍响的房门。


    她终于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。


    而是真的有人在拍门!


    司恋打了个激灵,猛地坐起身。


    这是浅水湾别墅,里里外外全是陈叔和财叔的人。


    几乎没人有这个能力,可以越过他们的防线,直冲到二楼卧室。


    还这么嚣张地拍门。


    司恋眸色一深,正准备掀被下床


    却突然感觉手一紧!


    她低头看去……


    不知什么时候,自己的手,竟然和季薄渊的手,交缠着握在了一起!


    最重要的是……


    她还是被握的那个!


    !!!


    司恋心里涌上狂喜。


    “薄渊?薄渊?”她激动地唤着季薄渊的名字。


    完全无视被拍得“砰、砰”作响的房门。


    然而


    她喊了很久,季薄渊的面容依然沉睡如许,没有丝毫反应。


    司恋眼神一黯。


    她自嘲地笑笑。


    大概自己睡觉的时候,无意识把季薄渊的手握上了自己吧!


    “砰、砰、砰”


    房门外,拍门声依然在固执地持续着。


    大有司恋不开门,会一直拍下去的架势。


    司恋眉头紧蹙。

了主位上。


    刚走到主位,季子明就看见了,站在董事座位旁的司恋。


    他当然知道董事会的规矩。
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